<noframes id="bh3p7"><dfn id="bh3p7"><listing id="bh3p7"></listing></dfn>
            <pre id="bh3p7"></pre>
              <dl id="bh3p7"><sub id="bh3p7"><rp id="bh3p7"></rp></sub></dl>

              <dfn id="bh3p7"><big id="bh3p7"></big></dfn>

              <mark id="bh3p7"><form id="bh3p7"><nobr id="bh3p7"></nobr></form></mark>
              <ruby id="bh3p7"></ruby><listing id="bh3p7"></listing>
              最新資訊:
              Duost News
              國內 國際 公司 人物 視頻 伊朗華語臺
              國內 文化
              您的位置: 首頁
              資訊回顧

              西北回族抗日悲壯史詩《折花戰刀》隆重出版

              來源:中國清真網 時間:2016-03-24 點擊: 我來說兩句

                

                    【前言   2015年9月完稿于大通長篇小說《折花戰刀》以抗戰時期青海組建騎兵師東行抗戰的歷史為藍本,作者以主人公哈木宰、扎西、韓來臣等青年人的經歷為主線,分青海備戰、出征河南、出征安徽、還鄉四個時間段,描述了騎八師這支由青海藏族、回族、撒拉族、漢族等各民族群眾組建的抗日部隊在裝備落后的情況下如何與敵作戰,如何壯烈犧牲,如何與共產黨合作抗日。小說結構整齊、邏輯嚴謹。作者在寫作過程中貫穿了上世紀三四十年代青?;刈?、撒拉族、藏族等少數民族的日常生活,描繪了佛教文化和伊斯蘭教文化在青海這片土地上互相尊重,和諧共生的美好景象。文中方言化很強的對白也將西北風情的民風民俗表現得淋漓盡致,為全書增添了濃濃的地域色彩。作者通過小說表現了抗戰時期全國人民不分你我,共同抗日的愛國主義情懷。在當下抗戰類影視、文學作品質量參差不齊的情況下,《折花戰刀》以樸實的語言描繪了戰爭的殘酷和中國人民為抗戰做出的巨大犧牲,具有出版的時代效應和現實價值。目前長篇小說《折花戰刀》已被中宣部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列為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重點選題之一,中國少數民族作家重點作品扶持項目?!墩刍☉鸬丁穼⒂汕嗪H嗣癯霭嫔缬?月出版發行?!?

                《折花戰刀》這本書客觀公正的寫出了那段快要被遺忘的歷史!馬彪、馬錄師長帶領的兩個騎兵師8000多人在抗日戰場上英勇殺敵、威風凜凜,轉戰南北,雖然為馬家軍出盡了風頭但他們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死傷超過三分之二以上,為保家衛國做出了應盡的責任,欣慰的是60年代把馬家軍被世界軍事大會評為世界上作戰最勇敢的部隊!
                在我們大通烈士陵園,有一座“抗日英雄紀念碑”,安靜地臥在一座具有民國建筑風格的涼亭里。碑的材質并不好,是當地隨處可見的粗糙石頭,碑上有幾處字跡脫落了,被突兀地涂上了紅漆。碑上的記載并不多,只有樹碑時間,其余的歷史細節全然不存。
                曾聽父親說過抗日戰爭時青海也出了一支抗日騎兵,大通也有許多騎兵,他們曾到陜西、河南、安徽打過日本兵,可再仔細問下去,也問不出什么來。后來有人說我們村莊也有一個抗日騎兵,在河南折了?!罢邸笔钱數胤窖?,犧牲之意。他的家人說起這事時語氣淡淡的,也沒有多少細節,似乎那成了一個久遠的夢。漸漸地關于大通抗日騎兵的事一點一點地多起來,和我們村相距不遠的上和衷村有一個雍姓老人,當年曾在慘烈的安徽蒙城戰役中被打散,一路乞討一路塵,走了一年多終于回到了大通,回來后他也只字不提抗日的事,悄悄去世了。
                好在青海的歷史資料還保存了青??谷镇T兵在河南、安徽英勇抗日的往事,在1937年青海派了8千多人的騎兵到河南抗日,有回族、撒拉族、土族、漢族,其中回族居多。他們身穿羊皮襖,在陜西渭南被人當作怪物圍觀,他們武器裝備落后,待遇差,只有數得過來的漢陽造步槍,絕大多數人帶著大刀長矛,但作為雜牌軍,他們始終處在與日軍交鋒的前沿陣地。他們曾說自己是“一心抗戰、兩袖清風、三餐不飽、四肢乏力、五處奔跑,六親不靠,七件無著,八年抗日,九死一生,十分傷心”,可這支隊伍在河南淮陽、安徽蒙城與新四軍聯合抗戰,戰功赫赫,讓日軍聞風喪膽,稱他們為“馬回子軍”或“馬胡子軍”。八年抗戰,勝利果實卻與他們無關,只回來了2千多人,這些沉默在發黃的歷史中,就是有人提及也是一語帶過。
                時光是把刀,好多抗日老騎兵已過世,真實還原歷史已不可能。我鉆進了故紙堆,尋找著抗戰的細節,有時甚至關注到騎兵的鞋子,然而這些遠遠不夠。我對戰場仍然一片懵懂,我又只身到河南、安徽戰場調查,在當時老人的口中聽到了“馬胡子軍”的馬蹄聲。在河南,竟然在作家阿慧的舅舅倪勝章先生那兒找到了一份珍貴的資料;在安徽,在我查到了當地一些資料;在安徽利辛縣馬店在地圖中查看,我看到了青海騎八師抗日將士的陵園遺址,盡管整座陵園已變成田地,只剩下盧廣偉將軍的墳墓。當地姓馬的老人給我講了一些細節,說當年騎八師把陣亡將士用馬往這邊送,差不多送了一個多月,其中一部分人是用棺材送來的,大多數是用白布裹著送來的,估計可能是逃兵。我說,那些白布裹的是回族抗日騎兵,不是逃兵。
                小說能跨越時空,想象也能還原一點歷史細節。但面對遠去的歷史,面對堆得高高的抗日資料,我一度擔心自己無法完成。波瀾壯闊的戰爭、湮沒的歷史對我而言都是無法逾越的大山,要么被歷史資料牽著走,要么憑空捏造違背史實。有那么一段時間,我一個字都寫不出來,只有枯坐,甚至想放棄??上胂肽切募亦l騎馬出去再也沒回來的抗日將士們,他們什么都沒留下,只有一段發黃的語焉不詳的歷史資料。為他們留一點資料,讓后人記住這些青海各族人民的抗日英雄,藝術地再現他們的身影也是寫作者們的一份責任,此時那些將士們一一來到了我眼前。
                感謝蘇文虎、馬富雄、馬文彪先生及戴發旺編輯的大力支持,也感謝學者樊前鋒、候建飛、馬有福、亓建國、蔣家華的幫助,在他們的關注下,我的書稿終于完成了,好壞成敗已不重要,只想告訴人們青??谷镇T兵們鮮活的藝術記憶,只想告訴人們青海也曾是抗日戰爭的堅強大后方,青海各族人民也為抗日戰爭作出了巨大的犧牲,歲月漫長,英雄不死!由于創作時間緊迫,能力有限,作品難免粗陋淺薄,敬請大家諒解。
              分享: 更多
              點擊排行
              人氣排行
              圖片甄選
              京ICP備11021200號 本站內容未經允許不可轉載 Coppyright2009@musilin.net.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域名版權歸北京陽光盛景國際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所有